2014-02-10

人在相处中很容易受到别人的暗示,比如对方经常说“你对我真好”,即使你原本没有多大善意,也会情不自禁对他越来越好。比如你经常说“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坏”,即使对方原本还有几分良心,也会情不自禁对你越来越坏,因为大多数人都太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:有了好的口碑就不想破坏,得到差评则立马翻脸。

所以能被暗示、误导的事,都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相关。比如你经常说“他很爱我”,奉承的并不是他的痴情,而是你的魅力,所以被暗示被催眠的只有你自己,他不会因此多爱你一分。但你若用“我爱你”来恭维他,他受到的暗示却是:“我真有魅力,我风靡万千少女,我再多泡几个美女吧。”

人怎么能在同一个坑里掉两次?

还真有掉两次的!原以为摔出了经验,知道坑的位置,慢慢摸索着下去就不会疼,但毕竟还是到坑里了,是摔进去还是爬进去有什么区别?

一个酒后会说想你,清醒时却刻意跟你保持距离的人是什么心态?深情但又有苦衷?可拉倒吧。什么年代了,真爱一个人还有什么可挣扎的,难道还要上演身怀绝症不想拖累别人的戏码吗?

我发现越是屌丝越喜欢把“纯粹”这词挂在嘴边,泡妞的时候告诉对方要纯粹,这是在给猎物进行洗脑:“你要抛开世俗偏见,选对象纯粹从个人喜好出发,不要在乎金钱、名利、地位、年龄差距等等…”因为上述硬件他都没有。而个人喜好这种事,呵呵,博取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的好感能有多难?

在你与仅有的理智做斗争时,他会说你不够纯粹,当然这是激将法,个性越强的人越容易被激。然后你为了证明自己未被俗世同化,把心一横就上了他的道。但不管一开始的假象多美好,时间总会让你看清真相,面对你的质疑,他说不纯粹就是伤害,然后以受害者的姿态转身离去,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。因为离开的姿态太过洒脱,旁人几乎意识不到这是为了甩掉责任而进行的逃亡。别人只会说,他真纯粹,真有魄力,随时可以拥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被夸的多了连他自己都信以为真,真把逃兵当勇士了。一个缺心眼儿的屌丝就是这么炼成的。我已经无法直视纯粹这个词了。
2013-10-24

记那些最让你难忘的狠话——

A:“你是不是从来没爱过我?”

B:“你真矫情。”

A:“可是我爱你。”

B:“你还是别爱我了。”

A:“为什么?我对你这么好。”

B:“我给你磕头,我谢谢你了,你还是把我忘了吧。”

A:“你真无耻。”

B:“我真是怕了你了,我一想起你就怕。”

A:“你怕什么?我总是爱过你的,不希望你过的不好。”

B:“你根本不配谈爱,你这辈子都不会明白什么是爱。”

A:“好吧,我不配,你才配。”

B:“滚!”

2012-07-25

认识他的时候,我怀疑不会长久,正因如此,相处的每一天才刻意做到最好,希望留给彼此的都是愉快回忆。

但没想到快乐真的很快。

他所说过最接近表白的语言是:“我真的比较喜欢你。”

这句话可圈可点,说明是喜欢不是爱,并且程度只是一般。我第一次面对这样坦诚的薄情而能心平气和。

有一次我在他面前无端端哭了,他没问原因,只是拍着我的肩说:“过去的事不要再想了,其他的事我不知道,但至少有件事可以肯定,那就是你不会伤害我,我也不会伤害你。”

也许因为这份理解才开始对他敞开心扉,接着是信任、欣赏、投入,然后我才发现他的犹豫和摇摆不定。

原来“不会伤害你”竟成了他的负担,没法单纯的做一个自私的人,不能洒脱的说走就走,不是因为有多割舍不下,而是不想成为辜负别人信任的人。

但这么薄弱的理由怎么够支撑他牺牲掉自己的真实渴望?

谁是谁的过客已说不清,人来人往,是否能做到无动于衷?对未来没有要求,不过是牵牵手旅游,到了归程各奔东西,非要许一个诺言定一个约定,未免强人所难。

所以他不说,我也不说,仿佛不说就能立于不败之地。但他是真洒脱,我是假无谓,胜负早已分明。

每一段感情,最终只是更深一层认识自己和这个世界的方式,看到本质,明知结局,只是仍然屡屡失控。

经过这个人,可否让你更懂爱?

2012-01-28

大半年之前,有个人在得知我喜欢韩寒后曾经一脸不屑的说:韩寒有什么了不起?他的文章都是他爹写的。我问他何出此言,他说:网上看到的,有人爆过料。我再追问,他却说不出爆料的具体内容,也无任何证据,只是一口咬定韩寒的文章是其父所写,理由是:这么年轻的小孩哪有这般阅历,哪能写得出那些文章?

我当时异常气愤,想拍案而起,但因为珍惜彼此的关系,仍耐着性子跟他解释,说网络捕风捉影的虚假消息太多,我是看过韩寒出道以来所有文章的,非常了解他的行文风格与成长轨迹,像他这么骄傲和特别的人,想模仿都很难,谈何假冒?

但是说了半天,对方一个字都听不进去,反而认定我天真幼稚,不知世人狡诈。“你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”——这就是他经常说我蠢的方式。估计他觉得以阴谋论者的眼光去质疑一切就等于众人皆醉他独醒,对所有人带着防范之心才是成熟世故的表现。假如有人说日本核泄漏是故意的,中国的毒奶粉、地沟油等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,世界各地的地震都是人为的,一切都是某些人为了掌握大权蓄谋已久苦心策划的,他一定相信。他相信任何阴暗的、丑恶的、颠覆常理的事情,因为那符合他的人生观——世界就是一个化粪池,任何东西都是屎,如果你觉得你看到了真善美,那是因为你观察的不够长久——它只是还缺少消化的过程。

他信一切事物都有丑陋的真相,却不信成功可以只靠自身努力,不信有人会把其他东西看得比名利重要,不信很多事只是发自内心想做就做想说就说而不需要目的。不信朋友经得起利益考验,不信爱情可以单纯无私,不信我有一堆理由恨他却仍是没有任何理由的爱他。

是的,我们最终没有在一起。

2011-09-15

分手之后,要如何判断自己还爱着对方,而不止是习惯回忆?

假如某个雨夜,他突然出现,说自己杀了人,此刻孑然一身、身无分文,叫我跟他去亡命天涯,我是否应承?

答案居然是:我愿意。

没有祝福,没有安定,没有未来,放弃一切身外之物,忽略所有现实问题,只从心底最纯粹的意愿出发——我想跟着他走!这念头如此强烈而清晰,从而让我明明白白看到自己的悲哀与无能为力:即使他是我此生最爱的人,但也已经失去。 

爱一个人或杀一个人,其实都比遗忘或白头偕老更轻省。凭一时冲动浪迹天涯很容易,彼此相安无事共度一生却很难。没有任何可能再在一起,即使在一起也不过造就一对怨侣,这一点如此确凿,却又让人如此于心不甘,仿佛种一朵永远不会开的花、捕一阵永远不会停的风、填一片永远不会满的海。

事到如今,我还爱你吗?

2011-08-08

七夕之夜,附近大桥上有女人纵身一跃,几小时后尸体捞出,几天后各种传言与小道消息传遍小城。

爱恨纠葛,触景伤情,每逢情人节,努力造人的很多,不想做人的也不少,可见世间万物自有平衡之道。

生命脆弱,情爱伤人。失恋后杀人全家的大都是男人,想不开杀自己的大都是女人。

何必。他会记得你吗?记得你会妨碍他跟别的女人上床吗?

2011-01-21

不停争执。

激烈处她用饮料泼了他一脸,他说:“我就坐在这,你想怎样都随便你。”

“我想让你死!”

“好啊,要不要现在就砍死我?”

“好啊,拿刀来啊。”

“服务员,给我拿把刀!”他朝门外喊。

服务员久久未来,他开始给自己灌酒,渐渐醉了。

“你真让我伤心。”她说。

“我才是伤心透了。”

她看他闭着眼靠在那里,眼角似乎有东西在闪,心想也许伤心的真的不止她一人。

“你什么时候去死?”她问。

“我今晚回去就吞安眠药。”

 

结果那一晚,她看着醉得东倒西歪的他,心软了。即使纠缠至死,与其空虚麻木,还是宁愿痛。

2010-10-26

  “在月色里,我能看见视线穷极处的远山,黑压压的一座在深蓝色的幕布里,我开始胡思乱想那些山里的人家,不知道他们守着群山能做什么,也许夫妻俩洗了脚以后窝在床上看新闻联播倍感幸福。但他们能遇上对的人么?他们如何相恋?山里遇上一个人的几率有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韩寒《1988: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》

  
  喜欢这段话,是因为每次出远门,透过车窗看沿途经过的群山和村落,我也会胡思乱想各种问题。想那些生活方式跟我们截然不同的人,他们是否也曾觉得生活枯燥。没有电脑网络,没有歌舞升平,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内心是否反而更充实?种田大叔和做饭大妈之间的婚姻幸福安稳吗?走在路边的那对小情侣,他们去了大城市还会不会在一起?蹲在地上玩泥巴的几个小孩,长大后相比功成名就的生活是否会更怀念童年的这段单纯时光?
  
  大多数人都以不自知的姿态理所当然的存在着,仿佛植物扎根于土地,并未想过其实自己有可能是动物。但你若目光高远,认为自己是动物便理应有走遍天下的权利,那随之而来的挫败与失望也必定更深重。被温水煮熟的青蛙,不挣扎是因为不自知,如果看清了身处环境,或因敏感而对水温变化了然于心,痛苦的只是自己,因为世界虽大,锅盖更多。
  
  韩寒的这本书,看了开头以为是像《一座城池》那样调侃着戏谑着的荒诞小说,人物还是一贯的语气,说着信手拈来的段子,兴之所致的瞎侃,对白口语化到像是未经修改的聊天记录。但是侃着侃着,不知被哪里触到了神经,竟然越发辛酸,眼眶发涨。一直不确定韩寒是不是悲观的人,也许是他隐藏得太深,写东西从来不直接描写人物的情绪和内心,你只能通过嬉笑怒骂和看似平静的肢体语言来揣测。正如书中所说,他的内心不轻易对人开放。感情无法控制,但是可以克制。只是他不愿把自己的形象搞得像个隐忍而深沉的文艺男青年,那样太容易落入装逼行列,于是他用了幽默和自嘲来当烟雾弹,这一招用得太娴熟,以至于人人都记住了他的犀利和玩世不恭,却没想到他也会“胸闷、无语、蜷缩、哭泣”,也会有“最接近心疼的一种疼痛”。
  
  搞笑高手尽可能低调的煽情了一把,杀伤力却大的让人猝不及防。爱情终究是最容易打动人心的题材,现实已经如此现实,不如相信这世界总有个人值得你去寻找和等待。不管这寻找和等待有没有结果,纵然他们是婊子或者戏子,最后是死了还是失踪了,都请相信彼时他或她都是真心。

  其实这样一个故事,某些地方跟安妮宝贝的《莲花》倒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同样是去赴一个没有对手的约,见一个再也见不到的人。千里迢迢,与谁萍水相逢,过往伤痕一一浮现。这个世界不符合任何人的梦想,梦想的一部分最后都化成骨灰或者尸骨无存。只是一个拼命往自己的内心里走,对这世界无话想谈;另一个拼命掩饰自己的内心,平心静气的想跟这世界谈谈。其实谈不谈又有什么所谓呢?这世界根本都不鸟你,除非你不报期望,只求发泄。发泄之后,继续面对这个不会被改变的世界。

2010-08-27

    《星空下的咖啡馆》,菊开那夜的新书,收录的却是往年的旧短篇。第一次看其中那篇《亲爱,我带你回家》是在她的个人网站里,大概已是6、7年前的事,那时她还热衷与人互动,尽管回复某些读者留言的语气并不那么和善。并且还开淘宝店,不为赚钱,只是转让闲置的碟片与书籍。她骄傲、犀利、敏感、悲观,目标明确、不在乎别人意见,时有狠绝的言论,如果日常生活中有这么一个人,我未必愿意亲近她,因为这样的人大都擅于自我保护,不轻易敞开心扉,旁人看不到其内心的光华,怎肯花费时间深入。

    后来,也许她觉得网络上浅显的交流不过是浪费时间,即使写博客,可以告知别人的终究是无关紧要的事。渐渐隐去踪迹,若有话想说,都只通过笔下人物之口。这么多年来,一本接一本的小说与散文,其实都在写同一个人的挣扎与反省——喜欢穿黑衣的英俊男人和烟视媚行的聪慧女人;对世间情感持消极观望态度,认为爱情都只能以厌倦收场,友情都以不危害自身利益为前提;人与人之间永远存在隔阂,是人都自私,都有阴暗面;反复推敲自己与他人关系的牢固程度,对维持一段长久稳定的感情没有信心;对自己的缺点和生活的缺陷了如指掌,无法改变。

    喜欢她,也许是因为觉得自己太像她。世事无法尽如人意,我行我素势必格格不入,迎合环境却又不免委屈了自己。僵持不下,时间飞逝,虽有自我反省,难掩刻骨失望。《凛冽之冬》里有一段话:“有什么办法呢,只要一息尚存,只要有的选,总是想成全自己的心,而不是成全婚姻本身。”把这“婚姻”二字换成”生活”、“规则”等一系列约定俗成、条条框框的东西,一样成立。人身在世,如果可以选择,为的莫不是自己的心。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心的位置敲起来咚咚作响,就像一面鼓。

2010-07-29

     “其实对于爱情,越单纯越幸福。一生只谈一次恋爱是最好的,经历的多了,会麻木;分离多了,会习惯;换恋人多了,会比较;到最后,你不会再相信爱情;你会自暴自弃;你会行尸走肉;你会与你不爱的人结婚,就这样过一辈子。” 

     “拍拖、生日、泡帅哥、泡妞,你甩我、我甩你,这种事卡拉OK里面经常发生,个个都以为自己有首主题曲摆在这里,拍拖来唱、分手也来唱、复合再来唱,其实唱来唱去不就是那几首歌。看得多了还有什么想不开?我不是说想开了唱K,我是说想开了拍拖。”

分页共9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最后一页